The Story Behind The Run

We always have self-doubt if you are a high achiever because when we try to go to the next level and there is thought we are not good enough, but that’s okay because that means we are hungry and we are committed to elevating ourselves..

By Patrick

第18屆「石垣島馬拉松2020 – 後記 日本馬拉松

每年一月第四個星期日舉行,是這個沖繩縣第三大島的大事,全馬路線由市民運動場外起步,圍繞著石垣島南部順時跑一圈,還有24公里(主要跑西半島)和10公里(市內跑為主),總參賽人數為四千多人,而香港為國外最多參賽者的國家和地區,共50人報名參加。

小弟因為工作原故,只能夠在公眾假期前後才可以離港比賽,所以報名這場馬拉松比賽是因利乘便,同時為兩星期後的香港渣打馬拉松準備。

事前準備和突如其來的改變

星期六下午2到8時都可以到市民體育館拿取選手包,由於是小型比賽的關係,所以會場並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做,也只有去屆比賽T shirt、籌款攤位和影相打卡的佈景板。不過,大會特意安排國外選手的counter,好讓我們更快取得選手包。

正值武漢肺炎的影響下,政府在星期六大年初一,即石垣島馬拉松前一天,宣佈取消渣打馬拉松,正在慢慢遊走的我頓時失去目標,到底要不要改變策略?還是慢慢地跑享受風景人情?

啟動在頭十公里的熱力

帶著受舊患影響的右腳腳踭,戰戰兢兢的來到會場,途中也遇到不少來自香港的跑手,最後我在起點遇到一位同行的師姐,她是第一次到外地跑馬拉松,所以我就和她一起慢慢跑享受沿途風光。

石垣島的天氣真的有點莫名其妙的,頭十多公里是濕熱的天氣,清晨的雨加上陽光照射著,頭十多分鐘已經汗流浹背了,但沿著城市和海邊跑著,也和師姐傾談起工作的東西,接過當地居民為我們準備的飲料和糖,也還算容易完成頭一段的旅程。

進入中段的天陰和寧靜

接著的十多公里,進入了郊外的位置,沿途大多是跑手,除了工作人員外,還有一些專程駕車入去的居民為我們打氣。天氣開始轉為多雲,沒有之前的翳焗,路程還可以的,雖然也有幾個暗上的位置,整體都慢慢地跑過來,只是在水站會等一下師姐,看看情況如何。

踏上單獨跑步的旅程

用了兩個半小時跑過半程點,跑跑下不見了師姐,可能她太累?等了一會後就開始了孤身之旅。那時天色已暗,更開始起風和下雨起來。雖然下雨跑馬拉松不太容易,但氣溫也下降了,感覺更好跑。不過,體能也開始下降,右腳腳踭也開始繃緊起來,所以只能少少的提速就可以。後半程的大會和民間水站也比較少,不過也不缺乏熱情的義工們,笑著給我們水和鹽,跟我們說句「頑張って」,也為相對平淡的旅程增添不少色彩。

面對撞牆的絕望

過了機場後就剩下十多公里,在未回到市區前,腳開始酸軟無力,每到水站必須拉拉筋,吃點點東西,噴下spray。看見時間有未必有五小時內回去而開始有點失望(雖然事前只是為做長課LSD,不太在意完成時間),但還是要努力完走賽事罷。

看到還有不少居民拿著雨傘出來打氣,,更有老人院安排公公婆婆在大門口為大家打氣,他們沒有因賽事封了一半的環迴道路,只能以單方向行駛而感到不滿,居民的大力支持正正令到日本馬拉松吸引香港人的地方。

重現希望的最後數公里

最後數公里,計算其實還有機會在五小時內完成,開始嘗試加快跑步的速度,儘管小腿和大腿也有抽筋的跡象,還是靠意志完成這次比賽。跑到38公里時,吃下最後一包gel,拉一下腳,轉換一首平時跑步節奏的音樂,希望能在五小時內完成賽事。儘管是下着雨,也看見當地居民的打氣,儘管耳機突然沒有電,也開着電話的音樂,藉着他帶領着我的跑步節奏。忍住抽筋的感覺,最後剛剛好在五小時來完成,在終點也看見在比賽前認識的那對跑步夫婦。在稍作休息後,回到終點等候之前一同起跑的師姐,她大概在15分鐘後衝線。

Patrick Yuen(IG: Patrick_Yuen1
 

跑手,香港

2020年2月3日隨筆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