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 Behind The Run

We always have self-doubt if you are a high achiever because when we try to go to the next level and there is thought we are not good enough, but that’s okay because that means we are hungry and we are committed to elevating ourselves..

By Man Kit Chin

「第103屆日本陸上競技選手權大會」首戰最速競步賽 – 後記

 

相信大家都有聽過東京馬拉松、福岡馬拉松和琵琶湖馬拉松。這三大馬拉松都是日本男子國家隊選拔賽,雲集全日本各縣各地的精英,一較高下,互相競爭。勝出者能代表國家,出戰世界賽及奧運。而日本競步國家代表隊會主要通過國內四場選拔賽誕生,分別全日本高畠大會,選手權大會/神戶,全日本能美大會及選手權大會/輪島,而當中選手權大會/神戶係四個選拔賽中水平最高的一個。日本競步水平係世界上稱霸,今年達標時間係1小時32分,比上屆提高了並減少2分鐘,在香港歷史上只有兩名男選手達標。可想而知,要參加這場賽事是相當高難度。

適逢今年係奧運年,日本陸上競技聯盟(JAAF)會在這場賽事輪選出是屆東奧日本男女子競步代表,除一眾國內競步精英選手外,還吸引了不少海外選手參與分別來自瑞典,南韓,墨西哥等國家選手角逐成績,仿似迷你版”競步世界盃”一樣。

其實今次是我第九次到日本參與競步比賽,對於在日本的比賽已累積不少的經驗。這場比賽場地地點是位於兵庫県神戶六甲島上。因此,我們決定是先飛往關西機場轉火車到神戶再到比賽場地。由於近日新型肺炎來勢凶凶,不少的市民不敢外出旅遊,乘搭飛機的乘客亦寥寥可數。

到埗的那天大阪市尚開始下雨。天氣報告預告比賽當天會下雨。星期六的天色漸漸變得灰暗,刮起大風,好像真的會下大雨。從魚崎乘搭六甲快線到六甲島的大會酒店取選手包,過程很快。這場賽事並不像其他競步賽事會有毛巾、T-shirt、紀念品送,但附上的一本彩色印刷的場刊令人歷歷有目。這本場刊上印制了歷屆冠軍的彩色照片,這比以往收到的場刊只有冠軍的名字更有誠意。這一點值得我們去學習。

比賽當天,我吃了昨天準備的麵包便開始乘搭阪神列車及六甲快線到六甲島比賽。天氣就真如如期,又大風,又下雨,仿似我兩年前在輪島選手權比賽一樣。用了大約30分鐘便到了比賽場地。由於這次是我第一次參與選手權/神戶,很多地方是不熟悉的。例如要進入大會會場必須要掛上身份認證牌,召集處在那兒,那處拿工作人員背心…人生路不熟,只好跟隨一眾參賽選手走去熱身區熱身,熱完身便去召集處準備。很快大會工作人員便帶我們上線,表示比賽正式開始。

隨著比賽的槍聲一響,大家便一直向前走。比賽賽道是1公里1個圈,20公里就要走20個圈。比賽賽道筆直,沒有較大的上下斜,適合造時間的賽道。賽道亦有不少群眾圍觀,並替我們打氣,比賽氣氛濃厚。比賽前預測我可以走4分半速度,想着打破香港紀錄時間走,便跟隨尾2車群走4分半速度。可惜,走了4公里後,我未能隨車群走,裁判開始判斷我的動作違規,我的速度因而開始放慢。一到了7公里前,我因三犯被判入罰時區罰了2分鐘。出來走了不久後,便被主裁判DQ直接結束這場比賽。

其實DQ的心情很復雜,百感交集,難以用文字來形容。在兩年前,我亦曾在另一個選手權/輪島被DQ。當時真的是呆了一會,不知所措,很想哭又哭不出,很辛苦很難受。不過,之後返香港努力再練返好基本功。在接下來的賽事中沒有再被DQ。今次比賽彷彿就如2年前的賽事一樣,在賽事中知悉自己的弱點,向其他選手學習,參詳個中的技術與技巧,好好領悟一下,下一次比賽中運用出來,這一次不又是得到一個寶貴難得的經驗嗎?

這一次賽事雖然在不完滿情況下收場,但亦是盡力去做。在短短四年間,初步已達成參與日本四大競步賽目標,尚未能夠做到全部完成的目標,未有再次衝擊香港紀錄,有少少遺憾。人生再一次帶着遺憾離開關西時,上天安排一架東京奧運版飛機在眼前飛過 – Fly for it”

 
(題外話:上次係奧運版新幹線,而今次係奧運版飛機,下一次會唔會奧運版火箭呢?)
Man Kit Chin(IG: alpha_chin
 

跑手,香港

2020年2月隨筆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