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 Behind The Run

We always have self-doubt if you are a high achiever because when we try to go to the next level and there is thought we are not good enough, but that’s okay because that means we are hungry and we are committed to elevating ourselves..

2019年的京都馬拉松是我的第一個海外馬,也是我受傷後的第一個全馬。

當時選擇報名京都馬時,還被不少朋友勸退,理由是京都馬拉松有不少的上坡且限時六小時,算是個偏硬的路線,但在我完賽後,我不覺得它是個偏硬的路線,雖然有不少的緩長坡,但跑起來是很舒服的,光是嵐山的風景就可以忘了剛剛上坡的辛苦。

在賽事舉辦的前幾天,除了交通管制告示牌與京都車站一條京都馬拉松布條外,似乎就沒有太多舉辦馬拉松的氣氛,不像東京馬拉松和名古屋車站就有大型宣傳活動,所以當下自己心裡默默認為京都馬拉松就是一個地方賽事,可能會比較沒有跑全馬的熱血氣氛,但事實上我想錯了。

賽事當天起跑一出體育場後,沿路上有老人家、爸媽帶著小朋友、在自家陽台或頂樓民眾、高中生和大學生等好多的加油民眾,這些加油團幾乎沒有中斷過,雖然京都巿民比較拘謹,大部份人不太會主動跟跑者擊掌,當我主動接近他們,把手伸出來表達要互動時,大家就會變得很熱情跟我一起玩起來,這些民眾給我的感覺就是很真實且不會太過熱情的加油,感受到每年的這一天就是出門為跑者加油的生活態度。

在台灣,我都會透過網路直播看箱根驛傳和東京馬拉松,總是很羨慕日本的賽事都有滿滿的觀眾很有氛圍,當自己來到日本體驗時,老實說這感覺很棒,會有一種跑步不是一件很困難事的錯覺,因為滿滿的民眾加油,讓我忘記自己還是個帶傷的跑者,尤其是仁和寺和尚加油團,簡直是給了我十足的保佑,也不忘跟住持擊掌來獲得一點平安的祝福。

除了加油民眾多外,京都馬的一般志工和醫療志工人數是我參加過這麼多賽事最壯觀的。去年我參加台灣的萬金石全馬賽事,因為天氣炎熱,在終點前大約一公里的隧道裡有跑者倒地不起,而在隧道裡卻沒有任何的醫療志工,必須要有人回到終點去找醫療資源,但在京都馬拉松裡,卻是每幾百公尺就可以看到醫療志工站在路邊,還有騎腳踏車巡賽道的醫療志工,完全就是讓我很安心,不用怕自己突然身體出現狀況而無法就近求救,感受到日本在這方面的細心,這也是台灣很多大型賽事最不足的地方。

二月的京都算是比較冷清的月份,沒櫻花也沒有楓葉更沒有夏日祭典可以看,但卻很適合來場馬拉松,才能感受京都巿民真誠剛剛好不會太矯情的加油,更能了解這個城巿的居民性情,雖然台灣人都認為京都人比起大阪人比較冷漠,京都馬拉松也不像東京馬拉松是個大型嘉年華活動,但京都巿民的加油、志工的細心及京都巿長在終點站滿六個小時跟完賽跑友互動,都表現出京都對於馬拉松的支持與用心,完全不輸給其它大型賽事,因此我很慶幸我選擇了京都馬拉松做為我的第一場海外馬拉松,。

“感謝京都馬拉松給了我很棒的回憶,也給了我繼續養傷跑全馬的勇氣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pinterest